你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正文

丹麦杀貂百年皮草巨头哥本哈根倒闭商户疯抢进

更新时间:2021-10-14

  开发商违反规划进入别墅的大门没有道 - 福建省时令过了小雪,寒冬已经到来。本该在凌冽寒风中欢舞的“软黄金”皮草,却未能如愿得宠,行业并未进入期待已久的回暖期,甚至全球最大的皮草巨头也将黯然退场。

  近日,拥有90年历史、全球市场占比近70%、年销售额曾高达100多亿元的皮草拍卖行——哥本哈根皮草公司突然传出倒闭的消息,将于2023年逐步结束经营。一时间众说纷纭,引发行业极大震动。随后,哥本哈根皮草方面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证实了传言的真实性。

  将时钟拨回到3个月前,哥本哈根皮草中国区总裁崔溢云还与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相谈甚欢,畅聊这家世界皮草巨头的转型与行业的新机会,为何如今突陷轰然倒塌的危机?对于中国市场而言,自1996年进入后,哥本哈根皮草亦占据中国六成市场,还是KC皮草、东北虎等众多中国龙头皮草公司的原材料提供商。它的陨落,会对中国皮草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?

  “现在一张进口貂皮涨了200元!”“貂皮抢手的很,几个老板抢得打架!”……多位皮草行业人员均向每经记者描述了如今皮草市场上貂皮暴涨、商户大肆囤积的场景。资本逐利,市场更是闻风而动。当哥本哈根皮草真正结束经营后,中国进口皮草原材料势必锐减,这对低迷已久的国内皮草养殖行业而言,是否意味着将迎来转机?为此,记者深入皮草产业链展开调查。

  众所周知,丹麦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貂皮生产国,貂皮约为丹麦贡献了0.7%的出口总额。11月初,为防止变异的新冠病毒感染人类,丹麦政府下令扑杀该国所有水貂,受此影响,始建于1930年的哥本哈根皮草岌岌可危,将于3年内彻底关闭。

  “公司总部(丹麦)的官网已经发布了,我们在国内暂时没有发布。”哥本哈根皮草方面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回应称。

  通过查询哥本哈根皮草官网,记者看到,该拍卖行有足量的皮草可支撑举办明年的拍卖活动。“我们预计,未来数周将从健康的养殖厂采购600万张皮草,这些皮草将在2021年的4场拍卖活动中售出,还有约600万张从其他国家采购但今年未售出的库存皮草。”

  不过,在2021年的拍卖会后,哥本哈根皮草将开始清算、缩小规模,并在2023年关闭。丹麦毛皮动物养殖者协会主席Tage Pedersen曾指出,政府决定大规模扑杀水貂意味着整个行业“无路可退”。“即使少数养殖者留存下来,依旧没有未来。”他还在一份声明中表示,这是对整个毛皮工业的永久性关闭和清算。

  据BBC报道,水貂养殖户担心在大面积扑杀后,水貂行业还能否恢复。“拥有同样颜色、质量的水貂皮,可能要15年到20年才能实现。”

  因此,在这场杀貂风波中,即便是90岁的全球皮草巨头也无法幸免。据悉,哥本哈根皮草是以丹麦1500个农场为依存的集体所有制企业,每年进行五次拍卖会,每次定锤之音都代表着当年全球皮草市场的价格行情。

  “我们在全球皮张供给市场的占有率达到近七成,主要的客户来源于中国、俄罗斯、土耳其等国家地区。”哥本哈根皮草中国区总裁崔溢云曾告诉记者,在一次拍卖中,哥本哈根皮草的销售额可达约2.6亿欧元(约合人民币20.3亿元)。这意味着,每秒交易额高达3000欧元(约合人民币2.34万元),“每年的销售额在40亿到100多亿元人民币”。

  面对倒闭定局,哥本哈根皮草正在做什么?“实际情况是,农民受损失很严重,我们也在帮助农户争取赔偿、渡过难关。”崔溢云向记者表示。

  “对业内来讲,哥本哈根皮草的倒闭肯定是个爆炸性新闻。”国内一家知名皮草拍卖行创始人孙先生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唏嘘不已。他认为:“对比之前美国NAFA拍卖行倒闭,丹麦哥本哈根皮草的倒闭影响更大一些,因为它是全球最大的水貂拍卖机构,一直是行业的标杆,是市场行情价位的参考点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崔溢云曾向记者透露,哥本哈根皮草在全球有成千上万的买家,但他们大部分来自中国,“我们在中国市场占有60%的份额。”此番巨头陨落,亦让中国皮草行业走到了一个重要的转折点:面对行业供应链的巨大变化,国内皮草产业链的上下游均产生强烈共振,价格变化、消费者反馈均让人瞠目结舌。

  “短短1个礼拜,貂皮的价格就调整了3次,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牛市行情。”专门收购水貂皮、貉子皮和狐狸皮的河北人刘先生告诉记者。受哥本哈根皮草倒闭的影响,最近在国内大型皮毛交易市场——尚村,出现了业内未曾想到的场景。“貂皮得抢,几个老板抢到打架。因为拿不到皮子,就没法做衣服。我之前给成衣厂的貂皮报价,每类都涨了几十元。”

  和刘先生一样,王先生也是皮草链条上的“中间商”。不过,他的从业经验更为丰富,自2009年起就开始在国内一家大型裘皮基地收购貂皮。“每年11月都是做成衣的时间,今年是突然性的涨价。每张貂皮涨了20元~200元不等,涨200元的是丹麦进口貂皮。”王先生向记者感叹道,“这次貂皮涨幅太大了,过去10年我都没遇到过。”

  据了解,水貂皮是大众接受度最广的皮草制品,具备不掉毛、不沾雪等优点,所以其用量大,可直接制作衣服,而狐狸皮、貉子皮等多被用来制作毛领等。对于近期,在市场上身价倍增的貂皮,王先生认为主要是两个原因:“一方面网红电商的带动,不少主播开始直播卖貂皮大衣;另一方面,近年来国内貂的数量越来越少,又突遇丹麦杀貂。”

  记者在采访山东多位水貂养殖人时获悉,不少养殖户已被行业洗牌出局。“前些年行情好时,确实兴起了一波,但这两年市场销货量很少。”山东诸城的王力(化名)就是被挤出市场的水貂养殖户之一,他告诉记者,现在周围已经没有养殖规模上千的水貂养殖厂。

  当被问及当地养殖户减少情况时,王力说:“打个比方,原先一个合作社养殖户有100户,现在只剩下20户左右。”记者了解到,作为皮草生产大省,山东部分地区水貂养殖户在数年间减少了一半以上。

  “不少人都在赔钱,与养殖高峰时期(2012年)相比,十分之二都没有了。所以大量养殖户不养了,加之大家以为过年貂皮需求量低,便在此之前都杀了卖了,结果遇到丹麦杀貂,导致貂皮价格大涨。”上述皮草中间商王先生表示。

  而3个月前还在养殖水貂的山东潍坊养殖户陈鹏,也在不久前对2000多只水貂全部进行了取皮处理。“大的小的全都处理了,一只也没留,明年不养了。”陈鹏说。受丹麦扑杀水貂影响,目前国内养殖户端水貂皮价格“涨了20块钱左右”,但这样的涨幅仍是杯水车薪。“辛苦一年挣的钱,还不如出去打工挣得多。”

  此外,不少皮毛商户向记者直言,很多人担心,哥本哈根皮草倒闭后,高质量的水貂皮少了,“物以稀为贵,所以大家都开始疯狂囤积”。

  貂皮原材料涨价,无形中增加了成衣加工环节的成本。“丹麦政府下令扑杀全国所有养殖水貂的消息一出,12天内,我们厂收的水貂皮一张涨了130元左右。过去350元一张的黑色貂皮,现在涨到了480元一张。彩皮的价格也平均上涨了100元~150元每张。”在河北保定经营着一家皮草加工厂的刘总告诉记者,这次貂皮价格大涨,也是他从未遇到过的。

  刘总以现在制作貂皮大衣的成本为例,向记者算了笔账。一件貂皮大衣,因尺码不同用料多少会有些区别,但总体算下来,平均每件的成本就涨了1000元~1500元。“比如一件短款外套,按照用10张皮来算,成本就涨了1300元。”刘总说,制作好的貂皮大衣为了确保利润,在最终卖给皮草零售商时的价格就会比之前高出两三千。

  不管是貂皮原材料的价格上涨,还是制作环节成本的增加,最终都会反馈到产业链终端——消费者身上。时值隆冬,被不断疯抢、又被层层抬高了价格的皮草,在面向大众时又是一番怎样的状况?

  《哥本哈根皮草2019/20年度消费者调研报告》显示,目前大部分人购买皮草的渠道依然通过皮革城等购物中心。“最近没什么生意。每年11月到过年前的几个月,都是皮草销售的黄金期,但今年,你看……”国内一家海宁皮革城的商铺老板鲁姐,在得知记者的来意后,打开了线年前后开始从事皮草成衣零售生意的鲁姐,代理过皮尔卡丹等品牌,如今有了自己的品牌,并在全国多地开有店铺。

  “我们不仅在商场卖皮草,也有自己的工厂、设计师,会从海外拍买回皮料,再加工成貂皮成衣。丹麦貂皮的质量确实比国产貂更好,通常男装、老年款我们用国产貂皮制作,但有设计感的时尚款,一定会选进口貂皮。”在说起目前的市场情况时,鲁姐直言,“现在面临进口貂皮的缺失,皮料一天一个价,一件衣服涨几百上千很正常。”

  鲁姐坦言,尽管国内的皮草原材料价格暴涨,貂皮成衣涨价幅度最高也达到了30%,但在消费端,依旧冷清。“今年11月,店内销售额相比去年同期少了十几万,下滑三分之二。”

  “两天了,我都还没有开张。”在另一家有着4名店员的皮草店内,记者到访时,他们正围坐在一起聊天,其中一名店员有些无奈地向记者吐苦水。

  采访中,多位皮草老板均向记者表示,现在成衣拿货价格每天上涨。“今天不买,明天就要涨1000元。同样长度和质量的皮草卖了后,倘若进差不多的(款式),就要涨价10%~30%。”

  记者在实地走访的5个多小时里看到,即便是在冬季的周末,皮草专门店里也只有零星顾客进出,部分店员懒散地在柜台或店门外看着手机,甚至在商场第四层的皮草专区,有不少店面大门紧闭。

  今年冬季,貂皮大衣确实涨价了,但苦于无人问津。大型皮草购物中心的冷清,与皮毛交易市场上“老板打架抢貂皮”的热闹场景形成鲜明对比。

  日子最难过的、腹背受敌的,当属单纯从事零售的皮草老板,他们不仅要面对来自上游的层层涨价,还要面对下游挑剔的消费者,在有价无市的悖论中,承担高昂的经营成本。“今年因为疫情,租金降到了40万元,前两年租金是60万~80万元。”一家皮草专卖店的经理陆先生告诉记者,不仅如此,店里还招有4名店员,人工成本同样是不小的开支。

  陆经理苦笑道,现在就是混口饭吃,“根本赚不到钱,能卖一件是一件,但想卖出去也很棘手,价位高了,顾客都很纠结”。在记者采访的半个小时里,没有一个顾客进店。

  “因为疫情原因,今年我们厂没有拍新皮子,都是用前些年的存货皮料来做衣服。”在浙江温州开设皮草成衣厂的朱老板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,“之前不知道(哥本哈根皮草要倒闭了),我还卖了一些给别人,现在想想就特别后悔。”

  当谈及现有库存消化完后怎么办时,朱老板说:“我们还好,囤得多,一些小的加工厂,如果把料用完了,肯定只能改行。”

  国内知名皮草拍卖行的创始人孙先生表示,哥本哈根皮草的倒闭意味着以后国内进口水貂的途径将更加单一,未来水貂皮草供应基地将发生转移。“短期看,质量高的水貂将会出现严重短缺,必将影响价格走势;但从长期看,之后水貂的供应产地将会向国内转移,国内将达到更大量的自产自销局面。”

  与此同时,孙先生指出,哥本哈根皮草定于2023年倒闭,实际上也是对其影响的一个缓冲。“明年丹麦定好的拍卖会应会如期举行,但对于长期的供过于求局面,将会出现转折,由于之前养殖行业一直亏损,很多养殖户已经关闭了养殖厂,短期内量也不会增长太快,所以缺口会一直存在,水貂作为一种时尚的面料也终将不会被遗忘和淘汰。”

  “如果亚洲市场的初步迹象一直持续,水貂价格似会越来越高。”对此,国际毛皮协会比较乐观,在一份“关于毛皮行业的声明”中表示,相信2021年毛皮行业将强势回归。“虽然丹麦在2021年没有产出,但其他农场会增加产量。我们尤其希望美国和加拿大的养殖户能够扩大规模——在欧洲国家,如希腊和波兰。”

  国际毛皮协会首席执行官马克·欧顿亦十分看好中国皮草市场的复苏,他表示:“事实胜于雄辩:已有强烈的信号表明亚洲市场的销售强劲,早期情况显示貂皮价格已经上涨了30%。正如贝恩在近期的报告中提到的,中国的时尚奢侈品市场正在蓬勃发展。”

  “丹麦宣布扑杀国内水貂的消息,对中国养殖户来说,确实是一大利好,同时也带动了国内貂皮的促销。”山东临沂一位皮草商周总对记者表示,“但是如果没有成规模的养殖厂,没有优良的养殖品种,干脆别凑这个热闹。”

  多位皮草行业人士都向记者表示,规模化养殖和优质的种源,是对抗行业低谷、坚持到红利期到来的两大秘诀,而这也是中小养殖户最欠缺的。“好的种源非常难找,以前我们都是好几家一起,包机去丹麦进种貂。现在丹麦水貂大面积被扑杀,我真的不知道以后要去哪里找品质好的貂来改良品质。”一位大型水貂养殖厂的老板洪先生向记者道出了行业桎梏。

  因此,失去哥本哈根皮草这个最大的貂皮供应商,对中国皮草市场来讲,既是危机也是机遇,关键是国内皮草养殖户如何抓住机会,不被海外国家抢走这块巨大的蛋糕,重塑中国皮草供应链。

  山东潍坊一家大型养殖厂的老板就表示,随着中小养殖户不断被市场出清,再加上哥本哈根皮草逐渐停止运营后,一时难有其他国家填补空缺,“国内皮草行情会走一段上坡路”。

  尽管距离哥本哈根皮草彻底结束经营还有两年多的缓冲期,但是作为该皮草行最大进口市场的中国,已经开始行动起来。

  国产皮草大都无法用于貂皮大衣的高端系列,因此,担心未来几年国内貂皮短缺,市场上突然出现原材料价格暴涨的现象。让人始料未及的是,这背后却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市场奇景:一边是热闹非凡,商户未雨绸缪,抢囤优质貂皮,迅速抬高了价格;另一边是门可罗雀,成衣加工商、零售商苦不堪言,有的进不起原材料,有的加工出涨价的貂皮大衣却有价无市。

  抢囤,治标不治本。与其高价位接盘优质皮草,不如加强产业链上游的原材料质量。

  国内拥有庞大皮草养殖的肥沃土壤,但问题是较为分散且个人养殖者较多,缺乏专业化和规模化饲养,导致皮草质量良莠不齐。虽然通过这些年的改良换种,国产皮草质量有了显著提升,但无法在短期内弥补哥本哈根皮草退出历史舞台后的供给。

  因此,重塑皮草供应链,道阻且长。一方面,中国养殖户需下功夫提升皮草原材料质量,另一方面,希望政府亦能给予一定的政策帮扶。未来,大批量、高品质的国产皮草,不仅能补齐中国市场优质貂皮缺口,还能在这场巨大的行业变革中,成为国际皮草供应链的主角。

  本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www.bk1q7.com.cn